网页抬头

最新消息:

敬请关注 ①安哥拉HIV抗体转阴感谢信 ②杨小勇:艾立康在安哥拉的临床汇报 ③安哥拉Emiliana的艾立康抗体转阴检测单 ④安哥拉Emiliana釆血现场以及合影


 

                                      

                               中医学,超前的人体生态科学
                                                

                                           •孙 传 正•
  

关键词:中医学/整体生命状态/人体内环境
    在世界生态医学和自然医学方兴未艾的今天,为了让世界了解中医学、理解中医学、认同中医学,进而让中医药走向世界,探讨中医学是一门什么样的科学不无必要。
一、生态、自然医学的兴起,与中医学的命运
    在应对诸如艾滋病、传染性肝炎、SARS、禽流感,和癌症、高血压、心血管病、糖尿病等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病种面前,分子水平的现代医学却常常处于苍白无力的尴尬境地,于是,“顺应自然,返朴归真”逐渐成了人们健康追求的新时尚和新潮流,传统自然医学被得到了重新重视。现代医学的一个分支——生态医学由此稍然面世。“生态”一词,指的是生物在一定的自然环境下生存和发展的状态,通常是指自然生物生存规律的积极一面,其核心内涵是“保持—平衡”。顾名思义,生态医学是赋于人体以生态系统理念而研究健康状态与人体内外环境关系的医疗科学。它是人们对当今化学药品和西医治疗方法信任度下降的产物,其方法论与中医学“天人合一”的自然观、形神统一的整体观及防病于治、调控整体生命状态的医学模式不谋而合。所以,它是现代医学回归自然的一个缩影,是现代医学医疗理念的一大进步。顺应这一潮流,世界卫生组织宪章提出了健康新概念——健康不仅仅是不生病,而且是身体上、心理上和社会适应上的完好状态。在这一健康新概念的推动下,世界各国的传统自然医学得以蓬勃兴起。
    传统自然医学包括中医、佛医、道医、藏医、物理疗法、森林疗法、武术、食疗、光疗、运动医学,以及其它国家和民族的传统医药学等等。这说明,医药领域的科学理念正在发生重大变化,随着科学多元化越来越被更多的人们所认识,科学的概念势必将被重新界定。然而,新兴生态医学毕竟是根植于西方医学体系,与传统中医学基于调整人体内环境治疗思想的整体生命状态医学模式有其天壤之别。《黄帝内经》的三焦、开合枢学说,和“升清降浊”、“去宛陈莝”、“开鬼门,洁净府”、“踈涤五脏”的治疗方法,都是调整人体内环境以平衡人体生态系统的精髓所在,是中医治疗一切传染病和疑难杂病的宏观指导。新兴生态医学局限于“微生态平衡”论,与中医学的上述学说相比,不过沧海一粟而已!所以,中医学才是原汁原味的生态医学,是超前的人体生态科学!
    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当我们在追求西方所谓更新更合理更科学的医疗技术的时候,却偏偏在忽视自己民族历数千年而不衰堪为现代生态、自然医学楷模的中医学。例如:在国际中草药市场蓬勃发展和大批“洋中药”涌向我们内地的时候,我们竟然觉察不到自己民族医学的科学性正在被世界认识和认同,还在自问中医学是不是科学?是什么科学?我们的一些专家学者为了给中医学找出路,孜孜不倦地用西医学的理论来验证中医理论是否正确,通过实验室和动物试验来验证中药有无疗效;我们的医药管理部门将中医中药的评审全部套用西医西药的体例,以期与“国际接轨”,如此等等。令人深刻的是,在2003年全国抗击“非典”的非常时期,中医药治疗效果明显优于西医西药的事实,只有在得到世界卫生组织高度认同的前提下,我们才重新审视自己传统医药在传染病治疗中的重大作用。所有这一切,难道不值得我们认真反思吗?是什么在压抑和阻碍着我们对自己民族医学的科学性这么缺乏自信?为什么当外国人发现我们的东西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闪光物的时候,我们却没有意识到正是自己的东西才更具科学性?不是吗?有中国的《周易》,才有二进制,于是才有计算机,才有人类上天;现今“生态医学”和传统自然医学正兴起于发达国家的时候,我们为什么同样意识不到自己的中医学正是外国人所追求的医学模式呢?但中医药将在世界生态医学和传统自然医学潮流的震撼中被唤醒并重振辉煌,已是势在必行!
二、中医学的整体生命状态与调整人体内环境之关系
   《内经》高度概括的中医学治疗法则是,“理色脉而通神明……所以远死而近生”(《素问•移精变气论》)。“神明”的科学内涵就是整体生命状态,这种整体生命状态,是以多系统、多指标的生理病理综合评价体系“证”来表述的。中医学的“辩证论治”,辨的就是整体生命状态,揭开它的黑箱就是肌体内环境综合情势在四诊上的信息表达,其人体生态学意义则是“辩内环境论治”,其中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纲辨证”是其总纲。本文所说的人体内环境,除八纲之外,燥、湿、痰、瘀、水、郁、气、火、风之类均是。总之,不论是致病因子、生理病理产物、生理病理形态与体质机能状况等等,都属人体内环境范畴。《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本者,本于阴阳,乃肌体内环境之第一要素,正常生命状态的府库与生杀病原体之“本始”所在。中医学的这种人体内环境治疗理念,决定其愈病机理与西医西药截然不同,对传染病的治疗,主要不是依靠药物直接杀灭病原体,而是通过把握肌体内环境综合情势的信息表达,调整和营造不利于病原体生存的内在环境,提高机体代谢功能和自我修复能力而愈病。因而中医药对传染病的治疗完全可以不问病原体是什么,只要按肌体内环境综合情势的信息表达予以正确实施即可达治疗之目的。所以,中医强调辩证论治(即辩内环境论治)而不是辨病论治,异病可以同治,同病亦可以异治,高度凸现了它调控整体生命状态医学模式的宏观特征。前年,广州中医药大学附一医院对“非典”的治疗便是个典型例证。当时,全世界对“非典”流行的病原体还远未确定,但该院根据中医“辩证论治”实施治疗的45例“非典”患者,无一例死亡,而西医西药治疗的死亡率却高达6 %,且平均费用是中医药治疗的30倍。
    众所周知,生态环境改变导致生物链的解体并非必然是化学物质杀灭了某些物种,主要是因为变迁了的环境不再利于这些物种的继续生存,中医调整内环境法治疗传染病机理亦然。例如白虎汤能治暑热型乙型脑炎,但西医实验表明白虎汤中的每一味药或四味药合用都不能杀灭乙脑病毒,然而白虎汤较之西医西药治愈乙型脑炎的概率高出20%且无后遗症(西医治疗有后遗症)却是事实。白虎汤是仲景《伤寒论》治疗阳明经证的主方,之所以能治愈暑热型乙型脑炎,是因为该病的临床证状,与阳明经证的“高热、面赤、恶热、大渴引饮、脉洪大有力”等内环境信息表达的特征相符,是调整该病内环境的对“证”之药,治愈乙型脑炎顺理成章!我们还可以对中医治疗艾滋病作一回顾,自从吴仪副总理批示让中医药介入艾滋病治疗以来,中医药的抗艾优势已逐步体现。由于艾滋病毒能将自身的遗传物质插入到宿主细胞基因内部随宿主细胞分裂而不断复制,彻底治愈艾滋病的前提,就是要将HIV从人体细胞内分离出来。目前,国际通行的核苷类、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和蛋白酶抑制剂,虽能降低HIV在体内的复制水平,但对细胞内病毒却无能为力,且毒副作用较大,病人不易接受,疗效局限。笔者通过多病例研究表明,艾滋病内环境信息表达的中医学定位属“内源性寒疫湿毒”,其治疗大法是逆转肌体内环境(包括细胞内环境),病毒复制链自然可被撕裂,HIV从人体细胞内分离出来则可水到渠成!譬若房子诚非杀人之具,然则断其粮食、水电或空气之供给,不再具备基本生存条件,入住者如不搬迁,就只有死亡。笔者运用调整人体内环境法的抗艾疗效,从2004年7月科技部递交给吴仪副总理的调研报告中可以证实:《艾立康》于2001年至2004年在河南上蔡县实施无偿试点治疗过程中有其病案记录的164例中,治愈或临床治愈达 73人,效果显著者86人,3 年病亡数 5人,总有效率达 96.9%。其中100例服药三个月后停药两年不反弹。对治疗病例进行HIV抗体复查者 8 例,5 例抗体转阴,其中林新军、林新卫 2 例在省防疫站确认数据库有其转阴前的抗体阳性结果存档。先后进行病毒载量与免疫细胞数检测者 7 例,截至 2003年4月,病毒载量彻底消失 2 例,大幅下降 5 例,7 例受检者的 T4、T8 免疫细胞数均有大幅提升。根据今年4月回访,凡服药3~6个月者,停药三年来都在重新参加劳动,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所以说,中医学是一门通过调整人体内环境而愈病的人体生态科学,它的汗、吐、下、和、温、清、消、补八法都是调整人体内环境之法,根据治疗的需要,可以单法运用或数法并进而达到“阴平阳秘,精神乃治”的正常生命状态。至其内伤杂病,多由先天禀赋、饮食起居、房室不节,或操劳过甚、情志所伤积久而成,或因物理化学因素诱导所致,如亚健康状态、贫血、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骨质增生、血管内弥漫性凝血、癌症肿瘤、妇女经带胎产病变等等,无不是人体内环境失调而导致整体生命状态的失衡,治疗办法只有一个——调整人体内环境。
三、结 语
    中医药的疗效已备受世界关注,至于其科学性问题的争议并不重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根据中医学的科学特点和愈病机理,我们大可不必再去做那些用西医理论论证中医理论是否正确,用西医实验方法论证中医药有无疗效之类的无谓作业。宇宙之大并非现代自然科学都能认识,正如恩格斯所评价的:“虽然十八世纪前半叶自然科学在知识上,甚至材料整理上要高过希腊时代。可是它在理论地掌握这些材料上,在一般的自然观上都比希腊古代要低得多”。这种评价也正适用于当前中西医两种不同理论体系的分析。科学的多元化是一种事实,西医的实验无法证实白虎汤能治愈乙型脑炎,这不但证明不了中医学不科学,恰恰是说明了西医方法论的局限性。有鉴于此,中医药必须建立起自己医学的独特论证体系。中西医是两种不同的理论体系,两种不同的愈病机理,中西医的结合点应该放在技术互补上,而不应该放在奢望建立一门所谓“中西汇通”之类的统一学科上,立足于以西医框架推动中医学的“发展”不是科学的态度。中医学的宏观理论决定了重大理论的创新是个漫长的过程,从仲景的《伤寒论》到叶天士的《温热论》历时近1500年就是其例。基础科学没有现代古代之分,数亿年前是太阳,现在还是太阳;数千年前 1加 1等于 2,现在的 1加 1还是等于 2,传承“古老”的科学并非不是科学。我们首先要做的,应该是坚定中医学的自我学科主体意识,用现代语言阐发中医学的深奥机理,排除学术上的疑难,只有在这基础上才能有所创新,有所发展,有所突破!

2003年10月25日初稿
2005年11月01日重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