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抬头

最新消息:

敬请关注 ①安哥拉HIV抗体转阴感谢信 ②杨小勇:艾立康在安哥拉的临床汇报 ③安哥拉Emiliana的艾立康抗体转阴检测单 ④安哥拉Emiliana釆血现场以及合影


 

 

艾滋病的“太阴”“少阴”辩惑

·孙传正·

最近,有位HIV感染者特意来函,就网上关于不同传播途径的艾滋病需用不同治疗方法的评论进行咨询,可见对此疑惑者不乏其人。函件云:“有位‘三七生’先生关注到您的艾立康在治疗因血液传播的艾滋病时疗效显著,而在治疗因性传播的艾滋病时,似乎不如血液传播的显著,他认为:‘孙先生在河南治疗的病人皆为从血(输血)传染的,属于太阴范畴,外接皮腠,易治。而从精(性接触)传染的(此为大多数)则属于少阴范畴,内通骨髓,难治。二者病名虽同,层次深浅迥异。故不可一概而论,更不可同法治之。来源不外精血,治法大有差异,切不可得少为足,以偏概全,有志于此者当再三致意焉’。倘若他的建议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你对此作何评价?”

我衷心感谢该感染者与“三七生”先生对艾立康的善意关注,并对“三七”先生的多维思路欣赏有加。但对于将不同传播途径的HIV/AIDS区分为“太阴”与“少阴”却不敢苟同。现从学术角度与群体因素两方面予以交流。

1.学术探讨

学术是严谨而严肃的事。中医对传染病的治疗不外乎六经辨证、卫气营血辨证、三焦辨证、脏腑辨证、气血辨证、病因辨证。“三七”先生将艾滋病区分为“太阴”、“少阴”的观点,归属于仲景《伤寒论》六经辨证的分经论治。六经辨证,应当按照六经病提纲即六经病主证进行。《伤寒论》的六经,高度概括了脏腑经络气血的生理功能和病理变化及证候特点,着重于用分析的方法指导辩证与治疗。对照《伤寒论》,“三七”先生的观点失误匪浅:

1)“三七”先生说:“从血(输血)传染的,属于太阴范畴,外接皮腠,易治”。盖输血者从脉,肺朝百脉,肺主皮毛,故曰“外接皮腠”。从“外接皮腠”四字,可知“三七”先生的“属于太阴范畴”是指手太阴肺,但是《伤寒论》并无手太阴肺辩证提纲。肺主表,病位在肺的表症,《伤寒论》都将其归入太阳病,《金匮》的肺部病变则按脏腑辩证用药。《伤寒论》273条太阴病辨证提纲,是指足太阴而非手太阴,其文曰:“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更”。该提纲所述病症,与艾滋病纳差腹泻颇为相似,但艾滋病的纳差腹泻,不论血液传播、性传播、母婴传播均可具备,非特血液传播者方具也,况且是症的脏腑辨证并不在肺。“三七”先生显然是混淆了六经辨证与脏腑辨证之相同名词的不同概念,才将血液传播的HIV/AIDS定位于手太阴,是以不妥。

2)“三七”先生说:“从精(性接触)传染的(此为大多数)则属于少阴范畴,内通骨髓,难治”。肾藏精,精生髓。从“内通骨髓”一语,可知“属于少阴范畴”也是指足小阴肾,但同样是混淆了六经辨证与脏腑辨证之同一名词的不同概念。《伤寒论》281条少阴病提纲是:“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六经辨证的要点,在于主证候而不在于传播途径。“但欲寐”是正气衰竭,病情危重的标志,类似于现代医学中的嗜睡,意识淡漠等精神衰竭之象。但在HIV/AIDS临床中,不论是性传播、血液传播,或母婴传播者,均未发现求治者的病势已发展到该阶段,可见但欲寐并非是艾滋病的必具主证,更非“性传播”之主证。不少性传播者,24点后还聚精会神在网上“交流”,不具“但欲寐”证候毋庸置疑。所以说,将性传播的HIV/AIDS定位于足少阴也不妥。

3)如果是母婴传播者,按“三七”先生逻辑,是否应将其定位于奇经八脉呢?《伤寒论》无此立论。总之,“三七”先生的“精血”分治观点,是混淆了六经辩证与脏腑辩证相同名词或同一名词的不同概念之结果。倘以理论创新言之,任何一种学科理论的创立,必须经历从实践到理论,再从理论到实践的反复提练,毛泽东的《实践论》对此曾予充分强调。六经辨证依据是六经病的证候表现(其它辩证亦然),“三七”先生关于“来源不外精血,治法大有差异”的概论,只是凭其科学“空想”,并未提供证候支持。凭空立论是三不妥。

“三七”先生热情企盼中医治疗艾滋病获得高效的真诚之心,天地可鉴,这与学术是两回事,笔者的探讨并非出于对“三七”先生之不敬。不谙中医者,倘受先生上述评论之误,甚有可能将感染途径误为病因。需知六经辨证中的病因是指风、寒、热、湿、燥、火六气。大凡传染病的中医学定位,都是从诸多证候特点归纳得来。人体是一个整体,不论是否同一致病因子,何种致病途径,病变在何部位,只要证候相同,六经辩证均同。例如1955年流行于石家庄的暑热型乙型脑炎,中医赖以愈病之方是白虎汤。白虎汤系阳明病高热、自汗出、不恶寒反恶热之主方,虽然乙型脑炎病位在脑,但具阳明病相同证候,因而需用阳明高热治法,病位必须服从于证候,这就是辨证论治。由此不难推论:不论艾滋病是血液传播、性传播或母婴传播,病因相同HIV,证候特点相同,治疗方法自然相同。艾滋病的中医学定位属“内源性寒疫湿毒逆向传变”(详见《艾滋病证治钩玄》),即“营血—气—卫之内源性感染(血液、性、母婴传播)向外传变,其证候特点在八纲分类上属阴属寒,在致病因子上属寒属湿,只要抓住“寒疫湿毒”这一总纲,不论何种传播途径,治疗效果不会失之太远。

2.群体因素

艾立康对性传播的HIV/AIDS治疗,并非仅网上活跃者。我们发现,成家立业有责任感者疗效均不错,特别是一家两口或三口的感染者(有的小孩并非母婴传播,传播途径有待进一步研究),颇具治疗耐心。网上反馈的所谓"差异",主要是心态失衡加之学识局限所致。

1)上蔡农民感染,多系为生计卖血所得。他们质朴纯厚,身无负罪感。由于群体性感染,没有孤独与太多的恐惧,多数人面对疾病依然谈笑风生。他们养家糊口,心态平和,求医真诚,以体能恢复足以维持正常劳作为治疗目的。由于身在农村,很少受西医观念影响,除了疾控单位统一普查,几乎没人为追求西医指标自费检查。包括抗体转阴者,治疗过程中从未对该目标刻意追求,多数是在再次普查时偶然发现。宁静可以致远,治病亦是如此,心态十分重要。

2)网上活跃的性传播获得者,以未成家的青年居多,文化层次相对较高。昔日志存高远的他们,一朝跌入深渊,性浮气躁,怨天尤人,神经高度绷紧,视野一片灰暗。由于不洁性行为,有病不敢对人言,就医也不报真名实姓,总感孤独无助,网络成了他们心理发泄的唯一空间。俗言有书不若无书,他们常常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错将科普拾零作为疗效评判依据。其实,包括对他们影响较大的西医大夫,大多也缺乏对免疫学的深究,以讹传讹,深陷机械唯物论泥潭。比如HIV载量与CD8CD4之关系,他们不懂得清除HIV主要是依靠CD8与自然杀伤细胞的细胞免疫来实现;不懂得带毒CD4正是细胞免疫的靶目标,因而在HIV下降或分离过程中,CD4的波动性降低属药效学正常现象;他们更难以理解和接受HIVCD4等宿主细胞内被分离或释放时血液载量会上升这一事实,一见药后HIV载量上升或CD4波动就惶惶然而退避三舍。举例两则:

某青年男性,初检病毒载量4.8万,CD8细胞631CD4细胞274,服用艾立康38天,HIV下降至3.2(下降33%CD8细胞上升至1298(上升667CD4上升至393(上升119,心里挺高兴。持续服药后,HIV从宿主细胞中分离,逐渐上升至5.4万、11万,由是疑虑重重而舍弃治疗,殊为可惜。其实,该例分离的病毒至高点可达20万以上,然后迅速下降。

某未婚男性,合并多种感染,精神高度紧张。服药前HIV载量接近3万,CD4细胞225。服药两个月后,病毒载量升至接近3.4万,CD4细胞升至264,不安之心不由言表。其实该时的HIV载量是下降后的上升,是细胞内病毒分离的表现。续过4月,HIV下降至1.3万,又欣喜若狂,“三呼万岁”。但在该结果出来前,已然辗转数家求治。此等心态,何能获正常疗效?

有的HIV/AIDS性获得者,存在着习惯成自然的不良陋习,把性行为看得重于性命(不清楚他们怎么想,至少是缺乏公德的自私行为),往往难以按医者要求静心禁欲。2005年,本所在某市向性获得者免费发药,受药者均系未婚(其中2位女性)。数月后召集男性回访,最关心的竟然是一个月可以过几次性生活。答曰一月不能超过一次,他们则异口同声:“那怎么控制得住?”询其时下性频律,曰:“每周不少于一次”。人之三宝“精、气、神”,面对此等患者,笔者喟然长叹:“己不珍爱,医者徒然!”。

  :艾滋病是个新病种,疗效不只是决定于药物,患者的配合,群体素质都是重要因素。“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笔者祝愿所有患者都能获得美好的春天!最重要的前提,莫过于自我珍爱

 

2007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