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抬头

最新消息:

敬请关注 ①安哥拉HIV抗体转阴感谢信 ②杨小勇:艾立康在安哥拉的临床汇报 ③安哥拉Emiliana的艾立康抗体转阴检测单 ④安哥拉Emiliana釆血现场以及合影


 

                                                                     

艾滋疫苗,人类走不尽头的希望之路

——Ad5希望破灭之根本原因剖析

·孙传正·

关键词:艾滋病/艾滋病疫苗

孔子曰:“食色,性也”。色者,秀色美好之谓,泛指性爱,乃人类赖以繁衍之本能属性,故曰天性。艾滋病借助该“天性”,给人类生存埋下了重大隐患,已造成每年数以百万计的HIV感染和死亡,但“天性”不会因此而改变,随着物质文明的提高只会日趋骚动不安。艾滋病从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蔓延已是既成事实,倘若不能有效遏制,人类必将面临一场“物竞天择”的基因洗牌惨剧,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生命终将被淘汰出局!于是,医学科学家们很自然地从天花绝迹想到了艾滋疫苗的研制,认为只有疫苗才是遏制这场人类惨剧的“最大希望”。艾滋病发现二十多年来,全球进入试验的疫苗已达30余种,临床100余次,但迄今没有一次获得成功。最具影响的疫苗失败有三批次:美国VaxGen生物技术公司于20032005年,相继宣布了在北美和泰国进行的AIDSVAX三期临床归于失败;2007918日,被世界公认为“最有希望”的美国默克制药公司的Ad5腺病毒载体疫苗,也宣布以失败告终。该项目合作方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负责人佩吉·约翰斯顿的话,足以说明Ad5希望破灭给人们带来的心灵震撼:“它毁灭了我们的希望”。美国《科学》杂志的评伦是:“AIDS疫苗研究遭到了一次致命的打击。”为什么汇聚了那么多世界顶尖科学家集体智慧的疫苗会屡试屡败?沉浸于失败反思中的Ad5疫苗第一发明人陈凌,清楚地意识到根本原因在于“人类对基础研究的缺乏”。陈凌的话说对了,但他的本意未必正确,因为他的反思始终跳不出自然科学机械唯物论的专业圈子。其实,不论是Ad5或是其它任何一只艾滋疫苗的失败,都是违背疾病规律的必然结果!

一、艾滋疫苗研制,南辕北辙之举

中国有两句成语,一句是“南辕北辙”,一句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前一句指行为的方向性错误,其结果必然与动机适得其反;后一句指方向的偏差,同样达不到预期目的,但通过修正偏差可以达到。艾滋病的疫苗研制是犯了前一错误,不是修正偏差的问题,最终结果将是适得其反。VaxGen生物技术公司的VAX疫苗使106名未感染HIV的志愿者接种后被感染,默克公司Ad5疫苗接种后的HIV感染反而比安慰剂组高0.48个百分点,都与疫苗引发“免疫促进”不无相关。所谓“免疫促进”,是指用病原体“接种未经免疫的动物和免疫的动物,后者反而快速死亡”的一种“不可理解的现象”【注】。现代免疫学认为“不可理解”,是因为不懂得疾病的属性规律。中医学认为疾病有阴阳之别,急性病属阳,慢性病属阴;急性传染病的病原体属阳,慢性传染病的病原体属阴。阴性病原体的抗体缺乏活性,不具备抗病毒作用。阴病的病原体对人体具有极强的亲和力,可以诱导人体内环境朝着有利于该病原体生存的方向转化,艾滋病病毒与乙肝病毒都与人体宿主细胞结合在一起,已足说明其问题。即便是仅仅选用了阴病病原体基因片段的疫苗,由于基因片段所具有的阴阳属性不会改变,同样有着这种亲和力,疫苗接种的结果只会促进机体对该病原体的受纳更加畅顺,一旦疾病发生,“反而快速死亡”是其必然。根据“免疫促进”机理,接种过Ad5VAX或同类疫苗尚未感染者,不能排除人体内环境继续朝着有利于HIV生存方向转化的隐患,HIV的感染几率可随时间的推移进一步提升。

“最有希望”的Ad5疫苗之失败,使很多著名医学科学家不得不进行痛苦反思,可惜他们都走不出专业的围城,依旧还在疫苗上打转。国内外诸多专家一致认为,艾滋病疫苗之所以失败,主要是HIV快速变异所致,就像“移动的靶子”命中率很低。著名的中国工程院外藉院士何大一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艾滋病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教授也赞同上述观点,认为关键是“艾滋病病毒非常‘贼’,艾滋病病毒抗体没有办法把病毒表面的蛋白抓牢进而干掉病毒”。他们主张应将下一步的研究重点放在“诱导艾滋病病毒抗体产生的疫苗研制,或者诱导细胞介导免疫反应与诱导抗体产生两种作用叠加的疫苗”。这不过是新瓶装旧酒,同样将会无功而返。因为现代免疫学只着眼于坐井观天的微观世界,不懂得宏观视角的基础研究。陈凌所说的“人类对基础研究的缺乏”,正是缺乏在宏观视角上。《黄帝内经》曰:“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治病必须求本,疫苗研制亦是同样。不明“生杀之本始”,无的放矢,焉求疫苗之成功?按其疾病规律,疫苗成功与否决定于该病毒在中医学上的阴阳属性,生物工程的技术水平并非关键。质言之,凡病毒本身能使机体产生高热反应的属阳,疫苗就有可能研制成功,如天花、麻疹、乙脑、SARS、高致病性禽流感等;凡病毒本身不能使机体产生高热反应的属阴,就不可能研制出有效疫苗,如乙型肝炎、艾滋病等。艾滋病的高热缘于条件致病菌感染,HIV本身不会产生该病理反应,因而该疫苗不可能研制成功。

对疫苗有效性的辨识有个简单不过的办法,那就是机体的应答反应。机体的强烈反应称之为应答性,例如天花、麻疹疫苗接种后,都会在接种部位发生红肿甚至化脓,或者使接种者体温上升,无需治疗而恢复正常,这就是机体的应答表现。乙肝疫苗、艾滋疫苗接种后毫无反应,人们还错以为是安全性好,其实是毫无效果的表现。没有反应的疫苗必然是失败的疫苗。值得回顾的是,乙肝疫苗已在中国使用21年,婴儿出生24小时内就进行接种,但中国的乙肝携带者却已上升至1.3亿人,这样的疫苗能称之为有效疫苗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评价一个疫苗的有效性,要看整体成效而不能仅凭实验室依据。实验室依据为临床实施服务,重实验依据而轻实践效果是舍本逐末行为。乙肝携带者在中国大幅上升的现实,不能不质疑是否与乙肝疫苗的“免疫促进”相关!

二、开解艾滋困惑,曙光已经升起

艾滋病,除了给人类带来恐惧,也带来了困惑:一面是人们充满期待的疫苗屡遭挫败,另一面却是少数人即便充分暴露于HIV也不会被感染,或者虽被感染却能始终处于不发病状态。后者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生态现象,他们有着来自先天或后天的自然免疫力,达尔文如果活到今天也会这么认为。需知生态环境改变导致生物链的解体并非必然是化学物质杀灭了某些物种,主要是变迁了的环境不再利于这些物种的继续生存。解读那些充分暴露于HIV而不被感染的生态学原理,就在于他(她)们的人体内环境不利于HIV的生存。HIV系阴性病毒,“离照当空阴霾自散”,艾滋又能奈我于何!面对艾滋引发的大批死亡,人类不必惊恐与悲伤,HIV的自然免疫现象已经开启了有效法门。疾病斗争史表明,传染病与体质阴阳偏胜有着极大关联,自然免疫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体质阴阳状态。素体阳胜者易于感染急性病,素体阴胜者易于感染慢性病。麻疹、天花、乙脑等急性病,每以“纯阳之体”的小孩与青壮年居多;乙型肝炎、艾滋病等慢性传染病,则以素体阴胜者感染率偏高。艾滋病的中医学定位是“寒疫湿毒逆向传变”,证候特点“阴盛阳衰”。近百年来抗生素激素的滥用与生态环境的破坏,使人类体质属性发生了根本性转变。明代朱丹溪立“阳常有余阴常不足”论时,社会人群中“阳有余而阴不足”者占十之七八,“阳不足而阴有余”者仅占十之二三。现今情势则相反,面色晦黯或惨淡者不下十之六七,阴盛阳衰占多数矣!是故二百年前急性传染病居多,现今则慢性恶性病居多。阳刚之气不足,阴柔之气弥漫是当今社会群体的普遍现象,慢性传染病高发和艾滋病之发生,乃阴柔气候的必然产物!

人体的抗感染免疫分两部分,细胞免疫与体液免疫;T细胞产生细胞免疫,B细胞产生体液免疫。现代免疫学认为,人体感染病毒后,体内病毒的清除主要靠细胞免疫而不是靠体液免疫来实现,体液免疫的作用仅仅限于清除游离的病毒抗原。抗体属体液免疫,大量的病毒、细菌均可诱导非特异性的多克隆B细胞活化而产生高浓度抗体,这种高浓度抗体不但对病毒无杀伤功能,反而会导致自身免疫病。艾滋病的全名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由HIV感染CD4+ T淋巴细胞并在该宿主细胞内复制而引发免疫缺陷,使CD4+持续下降。艾滋患者往往混合感染有HIVEBVCMV(人巨细胞病毒)和多种机会性菌群,多元性地诱导B细胞多克隆活化及自身抗体的产生,从而引发自身免疫病使病情恶化。细胞免疫的抗病毒意义在于杀伤感染的靶细胞以切断其感染周期,HIV/AIDS细胞免疫的主要靶细胞是带毒CD4+。其免疫过程是由CD8+细胞与自然杀伤细胞释放穿孔蛋白等细胞因子,破坏并溶解被感染的靶细胞使HIV失去增殖场所,CD8+细胞在免疫过程中会被消耗性降低,带毒CD4+被逐渐破坏并溶解。上述免疫机制表明,HIV/AIDS的免疫学特征是细胞免疫缺陷而体液免疫过剩。根据艾滋病“阴盛阳衰”的证候特点和中医学阴阳对应原则,细胞免疫属阳而体液免疫属阴。

疫苗的抗病毒机制是体液免疫,使机体在病毒入侵前形成针对性抗体,趁病毒立足未稳将其杀灭。这种体液免疫法符合中医学阳病阴治法则,仅能适用急性传染病,用于阴病只会适得其反。由于体液免疫属阴,HIV又是阴性病毒,所以疫苗接种是以阴治阴,无异于助纣为虐,“免疫促进”现象难免发生。何大一、张林琦教授明知抗体没有抗病毒作用,却依旧主张把下一步研究重点放在“诱导艾滋病病毒抗体产生”,或“诱导细胞介导免疫反应与诱导抗体产生两种作用叠加”的疫苗研制上,是因为不懂得疫苗成败的病原体属性规律——阳成而阴败,总以为可通过技术更新走向“柳暗花明”!诚然,中生集团与中国疾控中心联合研制的以天坛豆苗为载体的复制型疫苗,其组配方案无疑要高人一筹,因为天花载体属阳性病毒,可大大降低“免疫促进”现象,然则成功希望同样已由HIV目的基因的阴阳属性所定论。疫苗屡挫并非技术不济,二百年前的天花疫苗为何能成功?就因天花是阳性病毒,那时还远远不懂基因技术。彼成未必此成,科学与谬误往往只差一步之遥,这一步就是自然规则,牛顿定律不适用于太空就是其例。西游记中有个孙行者,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还在如来佛手心,说到底就是微观与宏观的博弈。“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世间没有哪门技术比自然能量更大。唐山一场地震,东南亚一场海啸,均夺去数十万人性命。艾滋病也是自然力量在发挥作用,机体阴阳失衡,阳不胜阴,由此引起肆虐。好风凭借力,体质阳胜或接受抑阴扶阳治疗者可保无虞,此一物降一物,自然之道也。

综上,积极开展艾滋病预防和根治药物的研制已成当务之急。世界上只有中医具备了从宏观视角对整体生命状态的调控能力,所以防治艾滋的重任无疑将落在中医药肩上。防病于治是中医药强项,自然免疫现象提示,发挥中医药这一优势,可在很大程度上起到免疫预防作用。人体的免疫系统远不只是免疫细胞,自我净化系统和自我修复系统才是最根本的免疫系统,调动它们的升降出入机能和自修复能力,才是却邪祛病最有效手段。但是调动这些系统的功能,均有赖于阴阳气机的良性运行。中医的辨证论治,就是辨内环境论治。根据“寒疫湿毒逆向传变”的中医学定位,艾滋病的治疗实施,应以逆转阴盛阳衰的人体内环境为主线,在提高细胞免疫的同时抑制体液免疫。按该治则设计的《艾立康》中药,已在河南上蔡的试点治疗中获得良好整体成效。20078月,我们在陪同香港亚洲电视台《时事追击》摄制组赴上蔡采访时,再次对《艾立康》服用者进行了回访调研,结果显示:列入统计165人,平均服药时间4个月19天,平均停药已310个月(最长停药时间53个月)。其中彻底治愈(抗体转阴)10人,临床治愈正常生存137人,目前身体不良1人,死亡17人。有效者160人,总有效率96.7%。比对某村163例服用抗病毒药和它药者,艾立康的6年死亡率不足其六分之一。停药四年来,生存者的健康状态与精神风貌焕然一新,都在为重建家园努力劳作或外出打工赚钱,有力地促进了社会的稳定和谐。以文楼村张巧、苏永红、张运动三对夫妇为例,2006年都盖了漂亮宽敞的新房,张的丈夫陈建中并于20076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本文对疫苗的评论,纯粹出于学术讨论,不当之处敬请教正。当然,艾滋疫苗的研制还将走过漫长岁月,希望从事该行业的专家学者不用介意,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现代医学免疫学》,刘恭植主编,

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2000

2月第1版第5页《免疫耐受》。

 

 

20071231

20090510日重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