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抬头

最新消息:

敬请关注 ①安哥拉HIV抗体转阴感谢信 ②杨小勇:艾立康在安哥拉的临床汇报 ③安哥拉Emiliana的艾立康抗体转阴检测单 ④安哥拉Emiliana釆血现场以及合影


 

                                                                     

“吸烟致癌”说,李代桃僵的学术阴谋

·孙传正·

关键词:癌    工业致癌   吸烟致癌   吸烟与健康长寿

    今年6月,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对烟产品消费税政策作了重大调整,提高了烟产品的税率。以此为契机,“吸烟致癌”、“烟草危害健康”话题再次成为公众和媒体关注的热点。有学者认为:“提高烟产品税率,不但能增加政府收入,还能挽救上百万人的生命”。可见吸烟致癌说,几乎已成共识。更振奋人心的宣传还有:欧美等发达国家,由于限烟法律和条例的施行,近些年男性肺癌死亡率已处于稳定或下降状态,例如英国男性肺癌死亡率1950年为38.28/10万,1974年增长到75.24/10万,限制吸烟后呈下降趋势。美国的限烟戒烟更取得了重大成效,男性肺癌死亡率1950年为18.13/10万,1990年达58.16/10万,此后逐年下降,2000年为46.89/10万;其中男性肺癌发病率以每年1.8%的速度下降。限烟戒烟的重大意义不言而喻。但是这种下降,主要应该归功于戒烟吗?非也!任何重大事件的研究,都不能离开社会大背景以定向思维下结论,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和流行病的调查研究亦然,否则就会“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吸烟致癌”说的始作俑者,是号称“流行病之父”的英国“烟草致癌发现者”理查德·多尔,多尔的“吸烟致癌”思路,显然是定向于规避工业污染致癌这一大背景,是一场李代桃僵的学术误导,客观上起到了为工业污染致癌开脱罪责和转移视线作用!

    一、“吸烟致癌”,转移工业致癌视线

    1、工业污染,人类高癌的真正无凶

       2007729日,香港文汇报工业化加快,癌症病发高一文指出:“中国恶性肿瘤抽样调查也证实,工业化与癌症死亡率存在相关关系”。工业污染是癌症高发主要外因的事实毋容置疑,20世纪90年代始我国相继出现的247“癌症村”与工业污染之直接关系,就是最有力证明。其实,不论中国或欧美等发达国家,都因缺乏前瞻性而走上了工业污染致癌的可悲之路,这就是20世纪50年代至21世纪全球癌症高发的大背景。

上世纪90年代始,在工业迅猛发展而又失之污染治理背景下相继出现的247“癌症村”,涵盖了我国27个省份的126个县其中东部地区(辽、冀、京、津、鲁、苏、沪、浙、闽、粤、桂、琼)47.7%其地理分布是东部高于中部,中部高于西部,呈现出由东向西递减的梯度态势,与由东向西递减的工业发达程度完全一致。上述癌症村之出现,并非因于这些村的烟民以几何倍数递增或吸烟量猛增,其罪恶之源都在于上游工业污水不曾得到治理。例如河南省位于淮河二级支流——洪河流域的8个村庄, 1994年至2004年的11年中死亡了1838人,年均死亡率9.7,远高于5‰的正常死亡率。2004年的前11个月沿河8村死亡209人,死亡率高达12.2死亡原因主要是肺癌、肝癌、消化系癌等。其中李寨村仅2000余人,2003年死了18人,2004年死了23人,几乎全是癌症。该八村癌症高发,源于上游造纸、水泥等大型企业的工业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了洪河,致30多米深的地下饮用水也被污染。

    又如位于黄河支流大汶河下游的山东肖家店村,人口仅1300多,2000年至2004年,年均死亡率高达13.8%,超过60%死于癌症。数字如下:200017名死亡村民中11人因癌症去世;200116人中9人死于癌症;200217人中的10人,200319人中的12人,200421人中的14人均死于癌症。致癌原因,在于上游多个市县的密集型化工、造纸、染色、镀金企业,都将大汶河作为排污通道,致河水成酱油色,鱼虾灭绝。

    2005年媒体披露:环境因素被列为肺癌病因的第一位。北京的肺癌死亡率从1974年到2003年,增幅高达167%,位居各癌种首位;上海已成为全国癌症高发区,发病率接近欧美,呈“中心高,周围低”分布态势,9个中心城区的癌症发病率明显高于周边郊区和郊县。从2004年开始,上海女性癌症患者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一的比例。化工是江苏的支柱产业,江苏高癌主要是受化工产业的水源水质污染。江苏人口占全国6%,但2007年的癌症发病率却占到全国的7.53%,其中苏州的癌症发病率是全国水平的4.5倍。研究表明:大部分的癌症是由环境中的化学致癌因子造成,而这些因子广泛存在于大气、地表水、地下水和经过处理的饮用水中。大气中的致癌因子主要源于工业烟尘和汽车尾气等;地表水和地下水中的致癌因子主要源于工业废水,农药和化肥。2008年,钟南山院士说:“吸烟者逐渐减少,得肺癌的人却逐渐增多,一切罪魁祸首就是我们的大气,被汽车尾气和工业排放污染的大气”。他又说:“50岁以上的广州人哪怕没有肺部疾病,手术开出的肺都是黑黑的,如果肺还是红嫩的,那肯定不是中国的都市人”。大气烟尘污染远不止在北方和大城市,江浙一带也已失去昔日的秀美。笔者所在的金华地区,下的也是泥沙雨,片头照片系630日所拍。人们不能不呼吸,生存在如此污染的大气之中,肺癌焉能不高发?!

    中日友好医院中医肿瘤科李佩文主任,对环境致癌同样有其清醒认识:“20世纪初期,除少数矿山报道有肺癌发生外,肺癌在世界范围内还是少见疾病。20世纪30年代后,伴随现代工业发展造成的环境大气污染,导致职业性致癌因素增加,加之烟草生产及消费猛增,许多工业发达国家和地区男性肺癌死亡率迅速增长,至20世纪80年代,英、美、法等24国及地区的肺癌发病率均居恶性肿瘤的首位”。

    上世纪50年代初到70年代初,欧美国家癌症剧增,与当前中国癌症高发属于同一背景。那时,正是英美荷兰等国工业发展鼎盛时期,更为糟糕的是当时电力落后,工业能源以燃煤为主,伦敦、纽约的烟雾经常数天不散,白天汽车出行开灯。我读高中时,《人民日报》专门有过报导和评论。工业烟尘和汽车尾气,是肺癌高发的主要诱因,所以英美等国肺癌奇高。欧美的水污染同样严重。伦敦的泰吾士河,19世纪前河水清澈,鱼虾成群,飞鸟翱翔。随着工业革命兴起,大量工业污水和生活用水未经处理进入该河,至20世纪50年代河水含氧量为零,泰吾士河变成了“死河”,臭气熏天。美国的水污染亦是如此。1998年,一部名为《哈得逊河的PCB故事》科幻片,获美国休斯顿国际电影节铜奖。影片取材于真实的美国哈得逊河,将哈得逊河的污染隐寓成一种毒性遗赠,一团团毒液从地下涌出,四处流淌,吞噬着地上的所有生命。该片获奖,足说明美国公众对工业化带来的水污染强烈不满。1946年到1977年的31年间,美国通用公司两家电容器厂将未经任何处理的大约60万公斤的以多氯化联苯(PCB)为主要成分的工业废液,直接倾入了哈得逊河,使河水PCB含量超过美国环保标准的300 2000年的一次青少年健康普查发现,那些生活在纽约PCB污染区的孩子大都免疫力低下,雄性和雌性荷尔蒙激素分泌极不正常,不但男孩精子含量不够标准,且呈畸形发育;食用了哈得逊河鱼类的当地人,癌症发病率高达千分之一,是美国环保署环保目标的4000倍。美国环境保护局发现,洁净水法通过24年后,在经过调查的江、湖和小河当中,仍有40%水质污染严重,不适宜游泳活动。由美国生物数据中心提供的信息表明,美国1/3以上的鱼和两栖动物有着濒临灭绝的危险。

    综上,癌症高发是大工业带来的恶果无可否认。多尔作为“流行病之父”,对致癌物有其深入研究,为何就对工业致癌的事实熟视无睹呢?至此,他定向炮制“吸烟致癌”说的庐山真面目,依稀可见矣!

    2、英美肺癌下降主因,在于环保治理与污染输出

    英美肺癌下降主因,并不在于戒烟,而在于对环保治理的重视与污染的输出。政府与学者都心照不宣,是工业污染引发了高癌,因而加强了环保措施,包括严格执行汽车尾气排放标准等等。二是将严重污染企业转移至欠发达国家,如中国、印度、越南、非洲等等,他们自己不再生产诸如农药、化肥、塑料之类的高污染成品或半成品。伦敦、纽约的天空重新恢复了清明,诸多河流、湖泊的生态循环也开始恢复,因而高癌开始回落。但由于化学污染物自然分解极其缓慢(哈德逊河的PCB含量至今还超过美国环保标准的300倍就是其例),所以癌症降幅不大,但已逐步趋于稳定。

     “明走栈道,暗渡陈仓”,乃孙子兵法重要策略。多尔“吸烟致癌说”,就是这一策略的舆论实施。将致癌物向第三世界输出,必将导致输入国癌症快速上升;其次,由发达国家排放的多氯联苯(多氯联苯中的二恶英是最强的致癌物)等化学污染物,早已通过大气环流进入世界各国包括不发达国家的上空和水域。事实已经证明,近些年第三世界国家由于接受了发达国的化肥、农药、塑料制品等高污染企业,加之大气环流进入的化学污染,即便是保留了原生态的非洲和南亚国家,各种癌症也在快速攀升。以塑料污染为例,加工和废物处理过程中产生的大量二恶英(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将其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其毒性是氰化物的130倍、砒霜的900倍,极容易在生物体内累积。所以,第三世界的癌症高发,发达国家应负主要责任。

    为转移工业污染致癌视线,开脱发达国家工业污染罪责,使第三世界在朦胧中接受污染企业,多尔凭着对致癌物研究的先见之明,及时炮制了“吸烟至癌说”。这正是发达国企业财团与政府、学界共同默契的阴谋之所在。反观民国“废除中医提案”,就是洛克菲洛财团通过创办协和医院培植代理人达其目的,受民族虚无主义和崇洋媚外者的恶意打压,致使中医至今未曾走出困境。又如大型药企控制医疗资源的惯用手段,大多打着“高科技”旗号,通过资助学术方式给医生洗脑,然后让医生自动按他们意图去洗政府官员和普通民众之脑,从而使政府和民众稀里糊涂地接受他们的产品。疗效不好,则炮制某某某病原本不可治论,艾滋病、乙肝、糖尿病、高血压等等所谓不可治愈病种,就是由此出笼。政府民众越信不能治愈,他们就越可赚病人终生的钱。“吸烟致癌说”同样是复制了这一有效的舆论宣传模式。多尔的“吸烟致癌说”一出笼,我国学者也跟着鹦鹉学舌,不遗余力地为其摇旗呐喊,可悲也乎!!

二、“吸烟致癌说”,什么科学逻辑

    多尔的吸烟致癌研究始于1950年,结论是:“吸烟可导致40种致命疾病,好处只有1%,死亡的可能性则增加100倍,吸烟20年人得肺癌死亡的危险增加20倍,吸烟者中年死亡的可能性是不吸烟者的3倍”。其论据是,英国50年代到70年代的20年间,男性肺癌增加122%,女性肺癌增加177%。并称该结论系由英国研究人员对5.9万名医生进行了大规模调查,和“英国皇家癌症研究基金会”从1951年至1991年对3.44万名英国男医生抽烟追踪研究后得出,其中后者的1/3被跟踪者已经死亡。多尔此言一出,“吸烟致癌”声浪风起云涌,“二手烟”(俗称“被动吸烟”)至癌应运而生,本文统称其为“吸烟致癌说”。例如,中国疾控CDC某流行病专家发挥说:“吸烟是导致肺癌的首要危险因素,因肺癌死亡的患者中,87%是由吸烟(包括被动吸烟)引起。男性吸烟者肺癌的死亡率是不吸烟者的820倍”。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某教授称:“1990年烟草造成我国60万人死亡,到2000年达80万,按目前的吸烟情况,到21世纪中叶,每年将有约300万人死于烟草”。更玄乎的是,一项由美国华人主持的研究表明:“二手烟造成中国女性患肺癌和缺血性心脏病死亡的机率,与吸烟者同等”。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其实,癌症形成有内外因两途。内因在于基础体温偏低,新陈代谢迟缓,致代谢废物稽留遂成形形色色癌症(详见《癌林纠错,返朴归真》一文)。外因在于各种污染物(包括化学、物理、光敏、射线、病毒、药物、转基因食品等等)长期作用于人体,使人体发生低体温转化而提高了癌症形成概率。美国卫生部已将致癌物名单新增至246种,其中包括雌激素。人类致癌物的数与量之剧增,是发达国家工业污染的恶果,这些国家癌症高发,是大自然对人类贪婪的报复,10年前发达国家的肺癌占全球总量的70%就是有力说明。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工业革命带来的资本主义兴起,“利益”成了一切行为的准则,“科学家”昧着良心与资本财团同流合污无足为奇。多尔作为牛津大学帝国癌症研究中心著名科学家,对美国卫生部致癌物名单和工业污染致癌岂会一无所知?!他将癌症高发定向于吸烟,只能解释为为工业污染致癌开脱罪责,并转移其公众视线。剖析其荒谬的研究方法和信口开河之数据,这种故意跃然纸上矣!

    1、鱼目混珠的研究方法   “吸烟致癌”研究与药物有效性研究属同一范畴,首要原则就是排除其它因素影响,进行双盲双对照试验。外因致癌是个长过程,用临床方式验证显然难以实施,所以所有吸烟致癌研究都以流行病调查方式进行。这种方式也必需坚持排它性原则,然则包括多尔在内的所有“吸烟致癌”调查,都不曾排除其它致癌因素。以英国皇家癌症研究基金会对1951年至19913.44万名英国男医生的抽烟追踪为例,研究者们让这些医生隔离开英国大工业污染这一生存环境了吗?没有!让他们远离激素、抗生素和塑料制品的应用,以及烧烤食品的食用了吗?同样没有!因为长达50年时间,谁也不可能彻底排除上述致癌因素。中国的“吸烟致癌”研究,同样如此。再则,不论是多尔或是中国疾控的研究,都仅仅局限于吸烟人群中的肺癌死亡率,不吸烟人群的肺癌死亡率调查了吗?没有!既没有采取排它致癌措施,又缺乏对照组的对比数据,显然是种鱼目混珠的研究方法,鱼目混珠方法所得出的结论,有意义吗?没有!所以,“吸烟至癌说”不谛是一种违背科学良心的伪造!

    或曰:中国247个癌症村有对比数据吗?重温上文可知,对比数据就是受严重工业污染前后,他们各村总体死亡率和癌症死亡率的大幅攀升。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同一土地上,生活习惯和其它条件基本相同,过往正常年死亡率不超过5%0,现今年死亡率高达12-13%0以上,且死亡者的60%以上死于癌症,这种改变就发生在严重工业污染之后,所以说工业污染是其直接原因。

    2、信口开河的数据   多尔“吸烟致癌说”的数据整齐划一,很难使人相信不是信口开河:“40种致命疾病”,死亡的可能性则增加100倍”,“吸烟20年人得肺癌死亡的危险增加20倍”,“吸烟者中年死亡的可能性是不吸烟者的3倍”。请问:

    40种疾病以什么证明?推论。但推论未必是事实。即便实验室依据,与人体应用也会大相庭径,艾滋疫苗就是其例。

    ②死亡以“可能性”作为研究结论,得肺癌概率以“危险性”作为研究结论,纯系玩弄文字游戏。文字游戏被作为科学依据,还有多少科学性可言?追根溯源,正是多尔的 “吸烟致癌说”,开启了学术浮躁之门!

    ③“被动吸烟”致癌,更是大胆设想。有人异议说,丈夫吸烟不生癌,妻子不吸烟反生癌,奈何?“吸烟致癌”曰:“丈夫吸烟,妻子必吸入烟雾,香烟烟雾致癌剂含量比吸烟者吸入的要高50倍,所以妻子致癌”。君可见喝农药者不死,闻农药气味者反死乎?

    3、混乱不堪的逻辑  

    10年前,发达国家的肺癌发病率,占全球肺癌总数的70%以上。按多尔逻辑,那么发达国家的烟民也当占全球70%以上?目前全球烟民13亿,200411亿,10年前当不少于10亿。10年前,美英法日意荷德韩等18个发达国家总人口不超过8.8亿。按肺癌与吸烟概率计,这些国家的烟民总数当不低于7亿,烟民当占总人口的79.6%。即就是说,不论男女老幼婴儿,10个人有8个抽烟,10个小学生有8个抽烟,10个婴儿也有8个抽烟,岂非笑谈!目下全球烟民13亿,中国占了3.1亿,是不是中国的肺癌就占全球近四分之一?然而发达国家原先70%的肺癌占有量并未下降多少啊,“吸烟致癌说”是何等逻辑?

    ②我国农村吸烟率远远高于城市,但卫生部公布的数据表明,城市肺癌死亡率已占第一位,远远高于农村;我国每年总体癌症死亡的人数,也是城市第一位、农村第三位。上海9个中心城区的癌症发病率明显高于周边郊区和郊县,这符合“吸烟致癌说”逻辑吗?

     4、子虚乌有的实验 

   “吸烟致癌” 之致癌物是尼古丁和苯丙芘,据说一滴纯尼古丁可毒死3匹马, 2535支烟的尼古丁4060mg可致人于死地。科学必须讲证据,不知谁是后一实验的牺牲品?如果曾经有这样的实验,肯定轰动全球,可从未听说,更未见报导。现实生活中,每天吸烟超过40支者比比皆是,却未见死亡,说明上述说辞纯系胡编乱造,子虚乌有!还有更“科学”的说法,一包卷烟可产生0.240.28ug苯丙芘,空气中苯丙芘含量每增加1ug/1000m3,会使肺癌发病率增加5%15%。癌症形成至少需10年以上时间,有谁完成过如此长时间的空气中不同苯丙芘含量的人体致癌实验?没听说!我想哪个伦理委员会也不敢批准这种实验,且更无人愿意参与这种死亡游戏。或曰:那是通过动物实验得出的推论。需知人体实验与动物实验完全是两码事,不可同日而语。通常的烟碱致癌实验,是将尼古丁或苯丙芘对动物进行注射,或滴入胃与气管,或进行皮肤涂抹。这是移花接木的实验方法,撇开人与动物种群差异不说,吸烟与烟碱注射或滴、涂,完全不是一回事。按照药品法规,同一药物用药途径改变,就必须重新进行药品注册,因为作用原理已完全不同。所以,即便进行了动物实验,也不证明人体吸烟致癌。

    对立统一规律是世界万物的普遍规律,万物负阴而抱阳。人体有100多种致癌基因,也有多种抑癌基因。西医的解释是,抑癌基因使致癌基因不能发挥作用,所以人体不发生癌症,这种解释也颇合对立统一规律。烟草本身并无毒性,单纯提取的尼古丁、苯丙芘,已破坏了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使无毒变为有毒。冰毒来源于麻黄素,麻黄素来源于麻黄,难道说喝麻黄汤就是吸冰毒吗?酒来源于五谷杂粮,吃饭就是喝酒吗?荒唐之至!!!动物实验性肿瘤与人体肿瘤,完全不是同一概念,正如猴子的免疫缺陷病毒,与人体免疫缺陷病毒完全不同一样。猴子即便有免疫缺陷病毒存在,却不生艾滋病。HIV的唯一宿主就是人类,人与动物一样吗?

   “吸烟致癌”研究之荒谬诚如上述。假如此种研究方法可以承认为科学,那么我有足够的理由证明,吸烟非但无害,而且有利于健康长寿:

    ①吸烟不易得癌  上上代政治精英们大多吸烟,如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陈毅、贺龙等等,他们都没有得癌,周恩来不吸烟反而亡于癌症。这是人体的直接证据,比动物实验更说明问题。

    ②吸烟使人长寿  我国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是个长寿县,第五次人口普查90岁以上老人531人,100岁以上老人 74人,3位老寿星在110岁以上。最早见诸报端时,老人们的主要生活方式是半饥素餐,以地瓜与地瓜叶为主食,食用油是火麻油。百岁以上寿星们的最大特点是吸烟,而且吸自己种的烟草,说明吸烟可长寿。无独有偶,世界最长寿男人阿林厄姆享年113岁,前些天才去世。“他把自己的长寿归因为‘雪茄、威士忌和极其放荡的女人’”(2009720日《参考消息》)。雪茄第一,可见吸烟是他终生嗜好。今年122100岁生日的英国伦敦老太艾斯米·詹金斯的长寿秘诀也是抽烟,每天至少30!

   ③吸烟可防传染病  2003SARS席卷中国,患SARS者没有一个吸烟,即吸烟者没有一个患SARS。卫生部为否定这一事实,曾经登报进行解释,说那是因为患SARS人数太少,不具备统计学意义。说明吸烟不患SARS是事实。可以肯定,这次全球H1N1甲型流感爆发,被感染者多非吸烟。以中国为例,小学生(自然是非吸烟人群)占绝大多数目前都在家庭治疗,还未听说有众多吸烟的家长已被感染。

    所以说吸烟有利于健康和长寿。这样的结论能被大众接受吗?

其实,科学家们早就很清楚,来源于石油煤炭的石油源性多环芳烃类化合物(PAHs)才是当今人类主要致癌物,如苯丙芘、硝基苯丙蒽酮、二恶英等。生物成因性PAHs(纯粹来自微生物、细菌、植物或动物的多环芳烃化合物)与石油源性相比微乎其微。例如2008年全球石油消耗总量为43.9亿吨煤炭消耗约35.5亿吨油当量,总消耗79.4亿吨石油量(人均1.23吨),90%以上用于工业。烟草的生产与消耗量,与这些石油、煤炭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且烟草的多环芳烃类含量,远远低于石油煤炭。为何这么清楚的事实,以多尔为代表的科学家们却要用“吸烟致癌说”加以掩盖?所以说它是一场李代桃僵的学术阴谋!

    至于吸烟是否致癌,是否有利于健康长寿,都还不足以定论。笔者力倡环保,不纵容吸烟,尤其不赞成公共场所吸烟。但作为涉及亿万人健康的学术命题,科学家和媒体大享们的良知不应被金钱和权势所绑架,更不应炮制“吸烟致癌说”为工业污染致癌开脱罪责!!!

   

200972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