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抬头

最新消息:

敬请关注 ①安哥拉HIV抗体转阴感谢信 ②杨小勇:艾立康在安哥拉的临床汇报 ③安哥拉Emiliana的艾立康抗体转阴检测单 ④安哥拉Emiliana釆血现场以及合影


 

                                                                     

何大一院士,请向艾立康和被迫断药的死亡者致歉

                 ·孙传正·

何大一院士为何应向艾立康,和艾立康的被迫断药死亡者致歉?因为他违背了国家有关领导人关于调查艾立康效疗的原旨,蓄意将艾立康疗效调查导演成了一场自我宣扬鸡尾酒疗法、扼杀艾立康快速审批的“狸猫换太子”闹剧,使艾立康服用者们无法得到后续供药,导致本不该死亡的10名患者死亡!

一、艾立康疗效调查的过程与结局

     2004519 日,按照吴仪副总理指示,国家药监局召开了艾立康专家咨询会,我应邀参加了会议。会上播放了疗效录像,专家们无不为艾立康的起死为生疗效感到惊讶,中国医学科学院一位姓马的教授提议:“如果艾立康疗效确如录像,国家应该特批,先用起来再走程序,救人要紧!”  6月中旬,我接到国家局中药处刘洋同志的电话,告知国家局将派专家组去河南上蔡调查艾立康疗效,并让我陪同。他简要介绍了专家组成员,其中有何大一院士、广安门医院的危剑安教授,地坛医院的李主任(女)等。我问是谁带队?回答说,是他带队。吴仪副总理和专家们对艾立康的重视,使我感到宽慰,艾滋病人最大限度地得到有效救治终于有望。考虑到如果由我陪同,难免会给专家组留有质疑之理由,有可能认为患者讲述的疗效是碍于我的脸面,所以我提请回避,建议专家组与当地发药人联系,让他们陪同。

由于何大一头上笼罩着海归“院士”的光环,调查组去上蔡后,领队显然已身不由己,大权旁落,任由他“挟天子以令诸候”。何整合了市、县政府和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多家媒体,大力宣扬自己的鸡尾酒疗法,以“无文号均属非法药”为由,用行政手段扼杀一切抗艾中药,从而达到彻底消除艾立康影响之目的。他们不曾走访过任何一位艾立康服用者,径直去了文楼村召开“扬酒扫非”会议。即宣扬鸡尾酒疗法,清扫所谓非法试验中药。艾立康的服用者中,他们只让文楼村的程建中夫妇参会,而服用抗病毒鸡尾酒疗法者却多达六、七人。何大一开门见山地说:“艾滋病治疗,只有鸡尾酒最有效,其它药都不可能有效。没有文号的药一律不能吃,包括艾立康”。由于程建中事先接到过县艾防办主任的电话,知道国家药监局是来调查艾立康疗效,妻子张运动特意带去了样品。程建中认为,何大一 “把会议的议程给搞翻了”,实在使夫妻俩感到烦恼,于是他的妻子举起艾立康说:“有文号的药是好,但现在有文号的药治不好我们的病,副作用又特别大,我们吃后受不了。艾立康虽说没有文号,但我们吃后很适应,艾立康能治好我们的病,能救我们的命,我们要的是命而不是什么文号”。令他尴尬的是,服用抗病毒药的患者,竟然没有一个说鸡尾酒的疗效好。

     会上还演出了一段可笑的插曲。艾立康发药人林铁祥(民政所干部)没有接到开会通知,他准备了简要汇报提纲给专家组送去,有的专家接了,有的没有接,何大一不接。会后,公安局把林铁祥请去盘查了3个多小时,告诫他要跟政府保持一致,支持抗病毒药的治疗。这说明何院士对艾立康如临大敌,这个敌人就是疗效。

二、扼杀艾立康,违背“民生”原则和科学发展观精神

何大一去上蔡后,我接到了上蔡县副县长和艾防办主任的劝阻,不要再进行艾立康的无偿治疗,没有文号的药将被一律作为非法药论处,不管你的疗效好不好。我不得不因此停止供药,死亡中的10位,就因得不到后药接济而缩短了生存期,但他们停药后,大多还生存了一至数年不等。如非被迫断药,就不会死亡,或可更长期地生存。

     执政为民,是我们党的宗旨。“以人为本”的民生问题,始终是政府的工作重心。不论是科技发展、社会进步、国家强大、政策法规的健全等等,无不围绕这一主题而展开。保障民众的生存和生活质量,更是医药科技的至高点。治疗为了生存,万病如此,千古不变。艾滋病是当今世界医药难题,它正严重威胁着人类生存,不论是医药工作者、科学家、政府相关部门,都应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出发,不拘一格地筛选有效药物和有效疗法,以其尽快解决该病的有效治疗和预防。上层建筑为经济基础服务,一切制度法规为民生服务。 2004519 由国家药监局召集的艾立康专家咨询会,和其后的派专家组调查艾立康疗效,正是本着这一精神,为尽快解决艾立康的药品文号而进行。试问,哪个药不是从无文号到有文号吗?!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是否要等到某些专家论证了救援方案是否合法、是否科学后才能实施?汶川群众的自发救援,是否应视为非法而受到惩处?!何大一院士对艾立康的疗效调查反其道而行之,其行为完全违背“以人为本”的民生原则,王婆卖瓜地自夸“只有鸡尾酒最有效”,更是违背科学发展观精神。事实胜于雄辨,时间长河足可识别真伪。鸡尾酒疗法是否最有效,请看如下事实:    

   1、文楼村张运动关于鸡尾酒疗法“副作用特别大,我们吃后受不了”的话,在 2008121 举行的第四届健康科技高峰论坛上,得到了国家疾控中心张福杰研究员的印证:“有45.84%的患者在服药期间死亡”,“我们大家不太了解艾滋病抗病毒药实际是化学药物,特别是三联药物使用时候有副作用,副作用相当大,有非急性毒副作用和长期毒副作用。期中包括肝功能异常、皮疹、恶心呕吐、其它、骨髓抑制、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等等”。

    所谓“三联药物”,就是何大一发明的鸡尾酒疗法。读者请注意,张福杰研究员重点强调的是:“特别是三联药物使用时候有副作用,副作用相当大”。可见鸡尾酒疗法的毒副作用,远远大于相同抗病毒药的其它疗法。  

2、根据国家公布的原始数据汇总,服用抗病毒药的死亡率反而比不服抗病毒药者高3个百分点。随着服用抗病毒药人数递增,死亡率反而大幅增长,截至20089月底,全国累计死亡数与累计抗病毒治疗数的比值是68.17%,其中服药其间的五年死亡率就高达45.84%,年均死亡率9.17%,是艾立康八年年均死亡率的5.7倍。

3、艾立康年均死亡率,不到上蔡服用抗病毒药与它药的6分之一,数据如下:

①艾立康例入统计165人,200914回访,八年死亡21,死亡率12.73 %,年均死亡率1.59%。现存活144人。

②上蔡石佛村服用抗病毒药与它药者,列入统计163人,八年死亡126人,死亡率77.30 %,年均死亡9.66 %,是艾立康的6.1倍。现仅存活37人。

或曰:艾立康早就停供,上蔡政府一直在发放抗病毒药,他们不可能没有吃过鸡尾酒,艾立康的高生存率,鸡尾酒也有功劳。这该让读者去回答,数字已说明一切。我还想告诉一个消息:上蔡政府虽然给所有患者都发放抗病毒药,但艾立康的服用者们明白西药的毒副作用,停药后很少有人服用,他们发现抗病毒药用于预防和治疗禽兽病很有效,所以有人专门收购,文楼某患者一年就能收集抗病毒药30余斤用于换钱。 

     综上,在没有更有效药物前提下,抗病毒药和鸡尾酒疗法,对于延缓艾滋病患者的生存起到了应有作用。不比不知道,艾立康与抗病毒药的保生存疗效,上述数据已十分明白,真可谓天壤之别!!况且艾立康死亡的21人中,10人是遭药物封杀后被迫断药所致。何大一院士难道不应向艾立康和被迫断药而死亡者致歉吗?

     还要提议的是:我们的科学工作者,尤其是著名学者,必须具备起码的良知,请不要用商业手段处理国家交给的重大学术问题。上届院士大会将院士道德标准列入议题,可谓适时之至,希何院士深加反思!危剑安教授则不同,几次会议上都敢讲真话,一再肯定艾立康的疗效,我们深表敬意!

 

                                            2009110

                                           2009510 重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