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抬头

最新消息:

敬请关注 ①安哥拉HIV抗体转阴感谢信 ②杨小勇:艾立康在安哥拉的临床汇报 ③安哥拉Emiliana的艾立康抗体转阴检测单 ④安哥拉Emiliana釆血现场以及合影


 

     

乌云遮不住太阳,何大一的上蔡之行·孙传正

    今年110日,我在网站和本博客发了《何大一院士,请向艾立康和被迫断药的死亡

者致歉》一文,有网友将其转发到了其它网站、论坛,本人也将其递交给了国家相关部

委。时近两月,却不见何院士回音。

    善良的人们咋能想像,何大一这样著名的科学家,世界首席艾滋病专家,怎可能做

出只有无良商人才可能做的事?所以,不免有人对《何》文内容的真实性感到质疑。然

而,事实并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就让何大一上蔡之行的会议参与者来澄清吧!文后

附有他们所述内容的原件照片。当然,国家药监局当时为什么派何大一去,而不是派提

出建议的其他专家,这主要决定于因受贿、渎职罪已被枪毙的前任局长郑筱萸,他们之

间是否存在集团利益,不想猜测!!!

    何大一上蔡之行的澄清者之一,是芦岗乡民政所干部林铁祥;之二,是文楼村艾立

康服用者程建中。内容分别如下:

 

     一、林铁祥·有关国家药监局派专家组对艾立康疗效进行实地调查的回顾

         20046月份某天,我接义乌孙医生电话通知,说国家药监局将派专家调查组来上蔡调查艾立康的疗效,他已告知国家药监局跟我联系,他们要调查谁,就带他们调查谁,因为我是艾立康药物的具体发物人。我准备了一份艾立康药物的疗效简要说明资料,准备他们到时递交给他们。但是调查组来后并没有与我联系,而是我主动找到他们。调查组带队的是何大一教授,还有驻马店市负责卫生的张德轩付市长,上蔡县副县长聂勇,县艾防办主任冯世鹏。

      我在会上作了自我介绍,向他们递交了艾立康的简要疗效资料,有人要了,有人不要,何大一教授不接受。他们没有要求具体了解艾立康的治疗对像,而是集中在文楼村开会,会上何大一教授主要是讲艾滋病治疗只有鸡尾酒疗法最有效,其它的药都不会有疗效,没有文号的药一概不能吃,包括艾立康。总的印象,这次何大一来上蔡不是调查艾立康的疗效,而是让政府配合推广抗病毒西药,扼杀任何试验药物。我感到很纳闷。也有病人提出质疑,有文号固然好,没有文号的药就吃不好病,我们要的是保命而不是文号。何大一作了多方面的思想工作,强调只有鸡尾酒疗法有效,这是政府推广的药。

      我由于发艾立康疗效介绍,事后公安机关将我叫去盘问了几个小时,叫我和政府保持一致,支持抗病毒药的治疗。我很纳闷,孙医生通知是来调查艾立康的疗效,而且调查组确实也来了,怎么变成了推广抗病毒药的会议?但是,现在实践证明抗病毒药的死亡率远远高于艾立康,是艾立康的六倍多。任何一种药,都有从没有文号到有文号的过程,有文号就是好药,没有文号就不能试用,是违背了科学发展观。药好不好,还是要用事实说话,要实践证明。

                                                             上蔡县芦岗乡民政所

                                                                林铁祥(指印)

                                                                 200915

 

    二、程建中·回忆2004年何大一调查艾立康的经过:

           20046月的一天,我接到县艾防办主任冯世鹏的电话,通知我吃艾立康的病人,在我村委开会,说国家药监局专家组来调查艾立康的疗效。我爱人张运动还带去一瓶艾立康样品。后发现,吃艾立康的就我们俩个人,吃抗病毒药的有六、七个人,并且都是我们村的人。林铁祥也参加了,因为他是艾立康的发药人。专家组成员何大一、地坛医院一位主任、广安门医院一位姓危的教授等,还有国家药监局的刘洋,政府官员有驻马店市的张副市长,上蔡县的副县长聂勇,艾防办主任冯世鹏等。但会议的议程不是调查艾立康的疗效,把会议的议程给搞翻了,而是调查何大一的鸡尾酒疗法。何大一说,治疗艾滋病,只有鸡尾酒最有效,其它药都不可能有效,没有文号的药一律不能吃,包括艾立康。我和我爱人听后都很烦恼,但是吃抗病毒药的没有一个说抗病毒药好的,这时我爱人拿出一瓶艾立康说,有文号的药是好,但现在有文号的药治不好我们的病,副作用又特别大,我们吃后受不了,艾立康虽说没有文号,但我们吃后很适应。艾立康能治好我们的病,能救我们的命,我们要的是命,而不是什么文号。何大一听后气的拍桌子。就这样,艾立康疗效的调查,变成了推广抗病毒鸡尾酒的会议。

       最近,也就是2008年底,省委书记徐光春,到我村来考察,并且在我村开了座谈会。我参加了徐光春召开的座谈会,在会前我碰到我们的原副县长聂勇,他拍着我的肩开玩笑说:建中,你怎么还活着,我想你早就没有了。我说,我现在活的很好。我又说,我活到现在也多亏了艾立康,是艾立康让我一直活到今天。后来又问我,你吃抗病毒药没有,我说吃的不经常。他说为啥不经常吃,我说副作用太大了,不敢吃,他笑笑不知可否。

                                                      文楼村代表:程建中(指印)

                                                             2009年元月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