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抬头

最新消息:

敬请关注 ①安哥拉HIV抗体转阴感谢信 ②杨小勇:艾立康在安哥拉的临床汇报 ③安哥拉Emiliana的艾立康抗体转阴检测单 ④安哥拉Emiliana釆血现场以及合影


 

    

艾立康保生存疗效,叫板任何抗病毒西药

·孙传正·

   艾滋病由外国传入中国,西医治疗时间早。先声夺人的宣传和西医“标准”之误导,使多数人误认为抗病毒西药的疗效优于中药,实践证明并不然。治疗为了生存,千古不变。20069月,何大一在清华大学演讲时说:“艾滋病的致死率为99%”,说明抗病毒药并不能缩小这一死亡率。《艾立康》的保生存疗效,优于任何抗病毒西药,此正是该文标题之由来。

 一、叫板抗病毒西药的依据

(一)上蔡艾立康服用者八年生存状态

艾立康有着165例历时八年的临床应用有效性支持,数据如下:

 1、艾立康在上蔡治疗始于2001年,结束于2004年。服药短者2个月,长则9个月,平均服药时间4个月19天。服用者都具AIDS显著症状,如皮疹、拉稀、发热、口腔溃疡、消瘦等。截至20094月底,平均已停药55个月,最长停药时间611个月。停药者的生存健康状态与精神风貌焕然一新,都在为重建家园努力劳作或外出打工赚钱,有力地促进了社会的稳定和谐。以文楼村张巧、苏永红、张运动三对夫妇为例,2006年都盖了漂亮宽敞的新房,张运动的丈夫程建中,已于20076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列入统计165人,彻底治愈HIV抗体转阴)10人,占6.06%

 3、临床治愈正常生存134人,占81.21%

 4、八年生存144人,占87.21%

 5、八年死亡21人,死亡率12.73%,年均死亡率1.59%

(二)与抗病毒药的保生存数据比对

 表一:艾立康与石佛村抗病毒等药的八年死亡率比对表

治 疗 药 物

列入  统计

治愈  人数

人数分类

        死亡率

        死亡率

死亡倍率

 死亡  人数

存活      人数

艾立康

165

10

21

144

12.73%

1.59%

1

石佛村抗病毒药或它药

163

0

126

37

77.30 %

9.66 %

6.1

 

石佛村的163人中,服抗病毒药116人,服其它西药等47人。

 

 

 

 

 

 

表二:全国扩大抗病毒治疗后逐年死亡率攀升比对表

比项 / 年份

200512月底

20078月底

20089月底

累计死亡数 / 累计艾滋病病人

  8404 / 32886=25.56%

19258 / 58893=32.70%

34864 / 77753=44.84%

累计死亡数 / 累计HIV感染者+艾滋病病人

8404 / 144089=5.84%

19258 / 218107=8.83%

34864 / 264302=13.19%

累计死亡数 / 累计抗病毒治疗数

8404 / 20000=42.02%

19258 / 37308=51.62%

34864 / 51144=68.17%

全国抗病毒药服药期间5年死亡率

 

45.84%, 年均9.17%

 

  

 

 

  全国抗病毒药服药期间年均死亡率为9.17%,与艾立康的倍率比是:

9.17%÷1.59%5.7(倍)

      综上,石佛村服用抗病毒药或它药的年均死亡率,是艾立康的6.1倍;全国抗病毒药服药期间的年均死亡率,是艾立康的5.7倍。其保生存疗效都仅为艾立康的5-6分之一。

      二、艾滋病的治疗原则

      1、艾滋病的定义   需要明确的是,艾滋病与HIV携带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际公认的艾滋病定义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综合症”三字,是定义之本质所在,它是对HIV感染晚期出现的一组复杂疾病的总称,主要包括各种机会性感染、恶性肿瘤和消耗综合症等。在西医理论中,艾滋病是不可治愈病种,所有HIV携带者必然发展为艾滋病,这就突出了艾滋病治疗的重要性。

        2、治疗原则,生存第一病毒第二   判定HIV感染是否已发展到“综合症”阶段,并非由HIV载量大小来标定,而是以诸多症状为标志。艾滋病的致死原因,并非是HIV感染之本身,而是那些恶性相关综合症,其死亡率并不与HIV载量成正比。所以艾滋病的治疗,必须坚持“生存第一病毒第二”的原则。任何疾病的治疗,都是为保证生存,艾滋病更不例外

       3、艾立康的治疗方法   根据临床多病例归纳分析,艾滋病的中医学定位属“寒疫湿毒逆向传变”。整合现代免疫学知识,其恶性相关综合症源于HIV感染的细胞免疫缺陷和高Blg诱导的自身免疫病,而后者又是加剧恶性程度的主要因素,因而艾滋病的免疫内环境机制,凸现细胞免疫低下与体液免疫过剩这一矛盾。HIV能使人体内环境朝着有利于它生存发展的方向转化,所以中药治疗艾滋病,不能局限于西医免疫学说,应该根据中医学定位,运用辩证论治和中药“四气五味”、“升降出入”理论,以调整人体内环境为主要方向。内环境一旦逆转, HIV自然不能生存,细胞免疫低下与体液免疫过剩也被同步调整。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完成的CsA实验表明,艾立康不但能提高细胞免疫功能,而且可抑制体液免疫。抗体属于体液免疫,所以艾立康能使HIV抗体转阴。

       4、应设立“以人为本”的中医标准   假定某种药物能使所有症状得以消除,生命状态得以恢复,那么按照国际公认的艾滋病定义,不管HIV载量是否还存在,就已不再是“艾滋病”。谁的身上都有感冒病毒,但并不是谁都发生感冒;谁的大肠都有大肠杆菌,但并不是谁都拉稀腹泻。实践证明,以降低HIV载量为主要目标的抗病毒治疗,并不适宜于艾滋病。因为抗病毒药只能抑制HIV的复制,并不能有效清除细胞内病毒,所以今天HIV载量降了,明天停药就会反弹。由于长期药物的依赖,偶停抗病毒药,病情也会迅速恶化。1985年,有位美藉阿根廷病人来京旅游,就因耽搁一周未服抗病毒药,结果死于协和医院。

       治疗理念的差异,决定其标准的不同。中医治疗艾滋病,尚未有统一标准,应加以设立和制订,而且容易制订,要突出以人为本,保证生存是硬道理。HIV应列为指标之一,但不是唯一指标,整体生命状态更为重要。

      三、抗病毒药的高死亡原因,及西医“指标”的不合理性

      1、失误于机械唯物论和形而上学  

HIV感染的全过程,分感染期、HIV携带期(潜伏期)与艾滋病期三个阶段。前二阶段不影响正常生存,HIV是主要矛盾方面;然而一旦发展到艾滋病阶段,患者的自然生存期已相当短暂,消除症状保证生存已上升为主要矛盾。例如乙肝病毒长期感染会引发肝硬化或肝癌,幽门螺旋菌感染会引发胃癌;当癌症发生时,抗菌抗病毒治疗早已时过境迁,只有代之以解决新矛盾的抗癌疗法,才是“治病求本”,艾滋病亦然!

      HIV感染发展到艾滋病阶段,疾病性质已发生了质的变化,依然进行抗病毒治疗已无济于事。由于药物的非急性毒副作用和长期毒副作用,反而会加速病人的死亡进程。艾滋病用抗病毒药,是“机械唯物论”和“形而上学”在理论指导上的失误。张福杰研究员证实:“艾滋病的抗病毒治疗不是急救药”,“有45.84%的患者在服药期间死亡”。

      2、应提前进行抗病毒治疗

     中医主张“防病于治”,西医对艾滋病的治疗亦应如此。最近美国研究证明,HIV感染者提前治疗,可大幅降低死亡率,延长生存期。抗病毒治疗的高死亡率,源于以下错误认识:认为HIV容易耐药,过早使用抗病毒药,后期无药可用。以地坛医院为例,主张病毒在30000以上,CD4200-350之间才开始治疗。这期间的病人,大多已进入艾滋病期,治疗已经滞后。而且,CD4200-350之间,治疗范围过于狭窄,不能充分发挥抗病毒治疗作用。

     3、西医的药效学“指标”远未成熟

     西医治疗艾滋病,其疗效认定倾向于HIV载量和CD4指标。根据现代免疫学理论和临床实际,这种药效指标远未成熟。理由是:

      ①现代免疫学至今尚未阐明HIV与疾病发生和归转之间的关系。

      ②抗病毒药只能抑制HIV的复制而并不能清除细胞内病毒,一旦停药,复制更快,所以HIV指标并不能真实地反映其治疗效果。

      ③以CD4作为主要免疫指标,与现代免疫学内容不符。因为现代免疫学认为,细胞免疫的抗病毒功能,主要与CD8NK细胞相关。 CD4并不能杀灭病毒,而且细胞免疫机制,是通过CD8NK细胞攻击与溶解带毒CD4进行,所以CD4的升降同样不能正确反映其疗效。

      ④小孩艾滋病患者的CD4,往往高于正常值,现代免疫学无从解释。

      ⑤多项研究证明,过高的CD4反而抑制了CD8的抗病能力,加速其病人死亡。

      ⑥器官移植患者需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那么免疫与抗病能力之间的意义又何在?

      由于现代免疫学对以上问题都还不能作出圆满解答,所以将HIV载量与CD4作为艾滋病治疗的主要评价指标,不免有失公允。

         语:艾滋病是世界医药难题,艾立康的保生存疗效,较之抗病毒西药具有无庸讳言优势。欢迎中外艾滋病“权威”专家,或中外任何抗病毒西药进行实验挑战!持相反意见者,请事先作好实地调查研究,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

 

20081210

2009510 重订

 

:该文收载于2008年《中国精典名医名家》